三六軟件園:只推薦前10名的精品好軟件!
軟件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小說 > 浪漫言情 > 嬌妻誘情

嬌妻誘情

嬌妻誘情
類型: 浪漫言情 作者: 滄浪水水 主角:
標簽:
更新: 2018-04-04 10:15:30
為您推薦:

《嬌妻誘情》劇情簡介

"她作為剛入伍的新兵,竟然有幸得到團長親自訓練,這是何等榮幸! 可是,這團長也太體貼了—— 讓她蛙跳五小時的目的,就是為了幫她捏腿? 單雙杠、俯臥撐,她正慶幸是自己的強項, 他卻輪番不停讓她練到胳膊腫痛爬不起來, 而他只是為了讓她脫光,幫她按摩? “5000米越野,你竟然能喘不過氣,別動,人工呼吸能最好地保護你的肺部。” 這大概是天下最無恥的借口,可面對限制級壓制,是繼續反抗還是就此半推半就地享受? 她只能無辜的說:“報告參謀長,你的操作不規范。” 他黑著臉瞇眼,哼道:“是讓我繼
《嬌妻誘情》在線免費下載

《嬌妻誘情》精彩章節

    桑紅靠著圍墻欄桿,看著操場上瘋狂尖叫、追逐著排球奔跑的同學,心底涌出羨慕。

    這樣的年齡,她的世界也該如斯清朗簡單,可是……

    移開目光后轉身,雙手抓住校園圍墻的黑色鐵欄桿,視線里的世界被這些等距離的鐵棍分割成一條條的空間,彷如籠子,她悵然又失落。

    媽媽的醫療費又沒有著落了,爸爸陰沉怨懟的面孔讓她戰戰兢兢。一個月后就高考了,未來與前途幾乎遙不可及,她的人生只能繞著臥病在床的媽媽和尋找酒醉游蕩、或者濫賭不歸的爸爸。

    思緒漸漸回歸,桑紅呼出一口氣,攏攏短發,她的人生不該這么灰暗!

    這時——

    一輛黑色的線條流暢的轎車緩緩地滑著,漸漸靠到圍墻邊,終于寂無聲息地在她的面前停住了。

    桑紅空落落的眼眸里劃過微哂,小時候的美夢應該醒了,現實已將她的夢幻打破碾碎。

    秦洛水隔著貼膜車窗,瞇著若有所思的眸子,打量著這個扒著欄桿,渴望地望著天空的稚嫩面孔。

    她臉上綻著一抹淺淡的笑容,雖然知道她看不到自己,可那明媚的陽光鋪在她的小臉上,又跳躍著從她的眼睛里溢出,那笑璀璨得刺眼。

    車窗如同慢鏡頭一樣滑落,一張五官俊美的男人面孔一點點地露出來。

    車內的男子妖孽至極,五官雅致而白皙,桃花眼中似笑非笑的熠熠光澤幾乎灑出。

    桑紅挑了挑眉,眼神剎那間尖銳,透著審視與探究,迎著男人的目光,倒有那么幾分對峙的味道。

    秦洛水的眼眸毫不避諱地直直打量著她,帶著挑剔意味。

    和記憶中的那張面孔并不是太像,可是,剛剛竟然給了他時光倒流的錯覺。

    這女孩的皮膚很好,白皙得都能看到皮下血管的微藍,尖尖的下巴,鼻子小巧,星子般的眼睛很大,沒有眼線和眼睫毛的修飾,反而襯得瞳孔極黑極亮,透著股逼人的靈氣,狡黠又犀利,而此刻,又帶了點別樣的傲氣。

    眉毛有點粗了,眉梢呈一種好看的弧度飛揚著,據說,這樣的人,性格很要強。

    唇形還可以,只是相對于他看慣的涂飾之后的嫵媚勾人,顯得稚嫩而蒼白。

    很久沒有看到過這樣清新純凈的面孔了。

    他掩飾著心底的小愉悅,臉上綻出一絲漫不經心的笑意,抿抿薄唇,輕薄地吐出一句話來:“小丫頭,你唇色太白了,不然也是個小美人喲!”

    他身后作為背景的晚霞,伴隨著略顯洋派的語聲如同煙花一樣蓬開,剎那間讓桑紅的眼神有了須臾恍惚,旋即興味大熾。

    “你不說話倒是個美人,一說話——嘖嘖”桑紅眉梢一揚,渾身帶刺,毫不掩飾地笑道:“也就是個痞子!”

    這一會兒,她眉目間的張揚無端感染著他,讓他不由揚起唇角,明媚的笑又偏帶了幾分莫測。

    “噢?痞子好看嗎?剛才,你似乎看呆了……”

    秦洛水勾起唇角,“噢”字拖得意味深長,笑容里夾雜著莫名的興味兒,盡管說著不著調的話,但卻沒一絲慚愧的自覺性,當真有點臉皮厚。

    “好看!”桑紅重重點頭,頗像調戲了良家的紈绔少爺。

    秦洛水不怒反笑地搖了搖頭,轉頭,眼神瞬間染上濃郁的淡漠,而車窗緩緩升起,將桑紅的世界隔絕在外。

    桑紅嘆了口氣,閉了閉眼,心道,這樣才對,他們本來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秦洛水本來要走的,可是,那女孩驀然黯淡的眸子,讓他忽然有些不忍。

    他抬起腕子看時間,他還有半個小時的空檔,開了車門,看著她單薄的背影。

    “你現在能出來嗎?”

    桑紅怔了,她站住,轉過頭去,男子挺拔高大的身體懶懶地靠在車門邊,一只手按在開著的車門上,淺笑殷殷地望著她。

    “出去?”她掩下眸中的黯淡,挑眉確定:“現在?”

    “是啊。”

    “出去做什么?”她眼中疑惑漸濃,捏著柵欄的指節有些發白,帶了點戒備。

    秦洛水被她的反應逗笑,手指虛虛地一抬對她保證:“放心,我對拐賣你這樣的小女孩不感興趣,不過——請你吃東西還是可以的。”

    “好,等我。”

    桑紅干脆地答應,警惕地回頭看看,遠處的操場上并沒人注意到她,當即若無其事地活動了幾下肩膀,沿著欄桿雀躍著小跑到附近茂盛的藤蘿邊——那里是學校攝像頭監視的盲區。

    她深吸口氣,膝蓋一彎,向上彈跳,雙臂靈活地抓住了欄桿的頂端,長腿一蕩,飛快地勾住頂部的橫欄,再一用力,身體就越過尖利的柵欄頂,輕捷地落到了外邊。

    秦洛水已經開著車子過來,這個貌似柔弱的小女孩,行事果斷、身手利落得顯然又出乎他的意料了,他笑得促狹又驚疑地幫她開了車門,一邊不留情面地嘲弄:“動作熟練,難度較高,逃學慣犯。”

    “多謝夸獎,被學校的保安抓住,我會說你誘拐我。”她笑瞇瞇道。

    “誘拐?你未免也太低估我的眼光了。”秦洛水撇撇嘴故意打擊她。

    桑紅抿唇一笑,不介意地聳聳肩膀。

    幾分鐘后,在桑紅的指點下,兩人坐在學校附近一個街角的冰激凌店。

    桑紅做夢一樣,坐在粉藍色的椅上,面對一個體面俊美的青年男子,享用著一大碟色彩繽紛的水果冰粥。

    甜品的冰屑繚繞她的舌尖,細細碎碎的綿密甜味讓她愜意地瞇起了眼睛:“哎,真舒服,簡直就是幸福的味道……”

    秦洛水聽到她那夸張的學生腔,不由困惑地看著她貓兒一樣瞇著的眼睛,真有這么好吃?

    他移開視線,勇敢地看著面前精致盤碟里那花花綠綠的東西,在她眼神的催促下,咬牙捏起勺子挖了一點點送到自己的嘴里,旋即苦著臉咽下去。

    “呵,幸福就是這味道?”

    他嫌棄地咧咧嘴,隨意地丟了勺子,抓起旁邊的紙巾沾沾唇,身體后仰靠在軟椅背上,不打算再嘗。

    桑紅抬頭,看到他那斯斯文文的吃相和嫌棄之色,不由鄙視地小聲嘟囔。

    “這么夸張?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剛才吃了豬食!”

    “嗯,不過你似乎把你自己也繞進去了;我是秦洛水,怎么稱呼你,小學生?”

    “我們還會見面?”她挑眉,壓根不想多說。

    這回答文不對題,秦洛水想了想搖搖頭:“應該不會。”

    “那問這做什么,對了,你請我吃東西的目的可以說了。”她轉移話題。

    “目的?呵呵,為什么非要有目的?”

    桑紅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唇說:“也許之前沒有,但是現在么,誰也說不準,人生本來就是不可預料的!”

猜你喜歡
体彩6十奖池余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