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遭極品親戚圍困,率領包子家人,縮緊褲腰帶過日子。
還沒張開就被給定價出售了,駱含煙一怒之下撿個男人暗度陳倉,沒想到這個男人種地、打獵、斗親戚……都是一把好手。
順利分家,順利置地,順利賺銀子,順利踏上人生巔峰的故事。
錦繡醫女" />
三六軟件園:只推薦前10名的精品好軟件!
游戲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小說 > 浪漫言情 > 錦繡醫女

錦繡醫女

錦繡醫女
類型: 浪漫言情 作者: 歡無艷 主角:
標簽:
更新: 2018-04-04 10:15:30
簡介:
為您推薦:

《錦繡醫女》劇情簡介

一朝穿越成了農家女。
慘遭極品親戚圍困,率領包子家人,縮緊褲腰帶過日子。
還沒張開就被給定價出售了,駱含煙一怒之下撿個男人暗度陳倉,沒想到這個男人種地、打獵、斗親戚……都是一把好手。
順利分家,順利置地,順利賺銀子,順利踏上人生巔峰的故事。

《錦繡醫女》在線免費下載

《錦繡醫女》精彩章節

    “嗚嗚……姐姐,你快醒醒,姐姐……”

    意識模糊時,一個稚嫩的童聲在她的耳邊反復的重復著,言語里帶著無盡的哀求。

    駱含煙實在是不堪其擾,皺了皺眉,她慢慢的睜開了眼。

    四處打量了一下房間,屋頂烏黑斑駁,墻壁上到處都是不干凈的黃褐色痕跡,只有一個小小的窗戶,窗戶桿子已經沒了,只用一塊白色的布將就擋著,呼的一陣寒風刮在她的臉上,凍得她重新躺在了床上伸手拉上被子。

    “姐姐,你終于醒了!你要是再不醒的話,大伯母就要把你丟出去了!姐姐,你還是快點把英子的手鐲拿給大伯母吧,不然她又得打咱們了!姐姐,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告訴娘……”小男孩驚喜看她,隨即哽咽了起來。

    駱含煙只見一個瘦的皮包骨頭的小男孩趴在她的腦袋邊上,眼眶紅紅的,像是剛剛哭過,她上下打量著他,有一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他身上的衣服破爛不堪,盡是補丁,衣服顯然是誰穿過的,袖子足足短了大半截,褲子到了小腿肚子,裸露出來的肌膚紅彤彤的,還凍出了幾條裂縫。

    駱含煙鼻尖頓時充盈著一股霉味,低頭一看她蓋著的棉被,看起來臟兮兮的,里面的棉花成了團子,根本也沒有抵御寒冷的作用,比淘寶上三十塊的空調毯子還要差!她身體著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弓著身體把自己縮成一團。

    “霖兒……”駱含煙想著該叫小男孩什么名字,腦子里瞬間就出現了一個名字,緊接著便是一連串陌生又熟悉的記憶,張口便喚出來了,她不禁愣了愣。

    像是這個身體的記憶。原主今年是十四歲,跟她十分有緣也叫駱含煙,是向山村駱良家駱四郎的女兒。駱含煙的母親沈妙云是駱四郎外出多年后帶回來的,因長得白凈漂亮當時在向山村還引起不小騷動,沈妙云的身體像是患過重病不能干重活。駱含煙還有個弟弟叫駱霖,八歲大,因為營養不良,看起來只有五六歲孩子的大小。

    駱家并沒有分家,之前駱四郎活著的時候,她們日子勉強能過,其他幾房也不敢欺壓的太過分,但自從駱四郎在八年前的撲魚作業中意外溺水身亡之后,駱家母女三人就成天被其他幾房的人欺負,硬生生的把這一家子都磨成了糯米團子,挨凍挨餓挨打都只能忍著,生怕被趕出駱家路死街頭。

    駱家人不待見駱含煙一家子,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駱四郎死的那一天正好是羅霖出生和駱含煙的生日,因此駱家人都認為駱含煙母女是掃把星,對她們自然也就好不到哪里去了,再加上駱家家長駱良和駱李氏是個偏心的,偏愛大房和二房,對其他兩房的人基本不理,隨便大房和二房的人怎么欺負。

    這次駱含煙能魂穿過來的原因,是大伯母劉鳳梅讓原主把堆積的衣服上河邊洗了,結果被來找茬的大房女兒的駱英子指使下河里找銀鐲子,不慎滑到,跌進了冰冷的河水里磕破了腦袋,發起了高燒。

    這一下,把花樣年華的少女害死了,而她借著原主的身體穿越了過來,駱英子年紀不過十四歲,其他房的小孩年紀也不大,心腸手段卻歹毒的不行,這讓駱含煙很是無語。

    母親和弟弟都是糯米團子,任人拿捏,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要當牛做馬任勞任怨,這樣的團子家庭別人不上趕著欺負才怪吧?

    駱含煙不由的深嘆了口氣,她本來是二十一世紀中醫大學的應屆畢業生,趁著暑假在中藥鋪子實習兩個月,實習結束的那一天,遭遇車禍,那瞬間都能看到自己**迸出,沒成想人沒死,魂穿到了這個身體上。

    不過,她既然得到了重生,也是拖了這少女的福,那她也該為這個受欺壓的糯米團子家族擔起責任,也算是感謝原主了!

    駱含煙還來不及摸索腦海中剩下的記憶,就被一聲震耳欲聾的大嗓門給撤回現實來了,駱霖一聽到這聲音,小臉瞬間變得煞白,反射性的往后退了幾步,看了一眼駱含煙,又往她面前挪了幾步,擋住了她的身子。

    “小兔崽子!你那個賠錢貨的姐姐醒了吧!呸,死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兒,生出個賠錢貨還學會偷了!今個兒,你要是不拿出英子的銀手鐲子,看老娘不撕爛你的嘴!死了就死了,還花了我二兩銀子請大夫!我這是造的什么孽啊!要養這么個白眼狼!”

    駱霖握了握拳頭,姐姐剛剛才醒,不能再被打了!

    上前到了房門口,看著來人,結結巴巴的哀求道,“大、大、大伯母,我姐姐的才剛醒,身體還不……那個英子姐的銀手鐲子不是我姐姐拿的,肯定是掉在家里哪個位置了……我幫您仔細找找!”

    駱含煙抬頭,就見一個年紀三十多歲的中年婦女,水桶腰,大肥臀,一雙眼睛暴出來,身上是嶄新厚實的碎花棉襖,眼里充盈血絲,惡狠狠的瞪著她像是要把她嚼碎了吃了。

    “哼!小兔崽子,英子說了,銀手鐲子就是你這個偷兒姐姐拿的!難不成我還能冤枉人不成,給我離遠點!你這個喪門星,自從你們來駱家就沒一天是消停的,還把自己爹給克死了!我看你還不是去死了算了!”劉鳳梅狠戾的瞪了他一眼。

    駱霖被劈頭蓋臉的罵著,也不敢反抗,只能低著頭,紅了眼眶。

    駱含煙見此情況緊皺起了眉頭,想起劉鳳梅的兒子駱鈺才七歲還比駱霖要高大的多,身上穿的衣服沒個補丁,這差別也太大了吧!現在張口就對個小孩子罵死罵活的好沒德性!

    她對欺負四房的其他幾房的人心生厭惡,特別是這個當著她的面粗俗不堪的劉鳳梅,簡直就是她養母的有一個十分的翻版。

    駱含煙是個孤兒,孤兒院的日子不太好卻也能勉強過下去,十歲的時候,她被一對開雜貨鋪的夫妻給收養了,起初夫妻兩無兒無女對她還挺好,過了幾年之后,他們生了個兒子之后,她就成了家里的下人。

    忍著到了十八歲,上了中醫學院之后才擺脫,現在,看駱霖垂頭挨罵的樣子就像是看到過去的自已一樣,頓生共鳴之感,手禁不住的攥緊了拳頭。

    劉鳳梅罵完了駱霖,指著額頭上還包裹著泛黃白布,面無血色的駱含煙,含諷帶刺的怒罵道,“不要臉的丫頭片子!老娘天天花了這么多糧食養你們,吃進了肚子還不滿足,心都是黑的!現在還學會偷了!今個兒你要是交出來了還好,要是拿不出來,看我怎么收拾你!”

    這銀手鐲子可是她忍著肉疼花了五兩銀子融成的,五兩銀子夠她們家過上半年了!一定要拿回來!鐲子本是戴在劉鳳梅的手上,但她擔心婆婆李秀發現,便摘下來放在了床頭的柜子里,沒成想被駱英子偷了去顯擺了!

    駱含煙撐著手緩緩的坐起身子,破舊的被子往下滑落,鼻尖的霉味也散了去,她一雙黑亮的眼睛緊盯著粗鄙的劉鳳梅,嘴唇緊抿。

    “怎么,臭丫頭!想翻天了是吧,看什么看,快點把鐲子給我交出來!要是把被我搜到了,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劉鳳梅越說心里的火就越大,她看著駱含煙那張因為慘白更顯清秀精致的小臉,火都要從嗓子眼冒出來了,“跟你娘一樣,一張狐媚子的臉,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從勾欄院里出來的!”

    沈妙云的身體雖不好,但長相卻是清秀漂亮,連帶著她生下的駱含煙長得更漂亮了,在向山村也是出了名兒的小美人了,若是換上一身不錯的衣裳比那些大家小姐還要好看,也是為此駱英子經常欺負駱含煙,甚至經常揍她的臉,弄得她整天都是鼻青臉腫看不出本來模樣。

    這次駱英子也是在河邊玩耍的時候,見著駱含煙跟向山村村長的兒子劉虎聊天,她早就看上了會打獵長得還英俊好看的劉虎,便心生怨懟,故意把手鐲丟進了河里,讓駱含煙去找,她恨不得駱含煙馬上就去死,以后都不用看到這張漂亮的臉蛋在自己面前瞎晃悠!

    駱含煙壓根沒打算把這事兒就這么過去了,她清楚要是再繼續不反抗的話,以后遭的罪還會更多,這些人定然不會因為對他們處處忍讓,而對你感恩戴德,反而只會變本加厲讓你過得更慘,他們才會開心。

    等著吧,她現在可不是原來的那個唯唯諾諾的小女生了!

猜你喜歡
体彩6十奖池余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