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聲明:本書是自己隨意而寫,寫現代的東西,感覺輕松一點,但也是寄托了自己的感情,本書不會很玄,我會刻意的讓它貼近現實,不會主人公和N個女孩子亂搞。我一定會把這本書寫完,寫好。基因物語" />
三六軟件園:只推薦前10名的精品好軟件!
游戲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小說 > 現代都市 > 基因物語

基因物語

基因物語
類型: 現代都市 作者: 夏夜里的螢火蟲 主角:
標簽:
更新: 2018-05-15 00:00:00
簡介:
為您推薦:

《基因物語》劇情簡介

      簡介:一個大學生在情感的絕望中見義勇為被刀捅傷后在醫院輸血,發生了意外,輸入的血液中含有不穩定的基因,從此,他的生活慢慢地改變了,他的夢想,愛情,伴隨著生命的火花,在青春的舞臺綻放著。
        作者聲明:本書是自己隨意而寫,寫現代的東西,感覺輕松一點,但也是寄托了自己的感情,本書不會很玄,我會刻意的讓它貼近現實,不會主人公和N個女孩子亂搞。我一定會把這本書寫完,寫好。
《基因物語》在線免費下載

《基因物語》精彩章節

    .

    幾個保鏢應了聲是就沖了過去,很快就把那四五個小混混給制服了,劈頭蓋臉的給了幾拳,打得他們嗷嗷直哭:“快滾,以后要是再看到你們騷擾他們,就準備好棺材吧。”

    那幾個小混混互相看了幾眼就爬起來跑了,江楓走過去先細聲的安慰了一下陳婕,方才抬起頭來對阿生等人說:“謝謝你們。”

    阿生在工地上的時候聽蘇中輝說過他和陳婕的事情,此時看著眼前兩人的親昵,又轉過頭看著默默離去的蘇中輝,心里也不是滋味,不冷不熱地說:“沒什么,有個人不希望你受傷害而已,我們也是聽他的吩咐。”

    江楓和陳婕都順著阿生的目光看到了遠處蘇中輝那略帶悲傷的背影,江楓一副戒備的思索,而陳婕的臉龐中卻閃現著一絲絲的迷惘:“這個背影,好熟悉阿,仿佛,仿佛,在哪里見過。”

    蘇中輝剛剛上車,透過茶色的玻璃窗看著那頭,那一雙眼神,便如同被她父親帶走時的一樣,一點點地扎進自己的心里,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突然看到陳婕那里又走來二十多個人,手里還拿這家伙,氣勢洶洶的朝他們走去,蘇中輝眉頭一皺,心里的無名火起,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同時給陳貴去了個電話。

    “他們人比較多,您看,是不是先不要過去。”身邊的一個保鏢小聲地勸著。

    蘇中輝斜眼看了看他說:“你沒有見過我動手么?就他們這些人,我一個人都能搞得定。”

    “那是,那是。”那個保鏢知道蘇中輝心情很不好,自然不敢再弗他的意。

    江楓和陳婕看那么多人拿這家伙朝他們走了過來,心里自然害怕的很,兩只手緊緊地相互握著,阿生幾個倒是面無懼色,直挺挺的站著看著那些人走進。

    “你們幾個是什么人,找死是不是,敢管我們的閑事。”其中一個領頭的混混厲聲的說。

    阿生把拳頭緊了緊,默然的看了看眼前這群人,眼前閃爍著一絲的憐惜:“快滾,要不你們可能會沒命的。”

    “哈哈哈。”一群人笑得狂妄之極不可一世,剛剛那個領頭的惡狠狠的說:“在這兒混了這么多年,還沒聽過有人在我面前這么橫的,你知道我是誰么?”

    “我管你是誰,再不滾…”阿生話沒說完,就看到蘇中輝已經走到自己的身邊。

    那些個混混看到眼前七八個精干的家伙看到蘇中輝都非常恭敬的樣子,知道他是頭,再看看不遠處停著的幾輛豪華轎車,心里雖然顧忌這人可能有點背景,但他們都是猖狂慣了,況且強龍不壓地頭蛇,這些個人從來沒有見過,也就不大在意的說:“喲,還是個有錢人,怎么,借哥兒幾個些錢花花,我的幾個弟兄被你的人打傷了,今天不賠個幾萬塊錢,你們誰都別想走。”

    “我們不走。”蘇中輝冷冷的笑了笑,眼神卻看著這群人后面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緩緩地說:“是那邊那個人讓你們來的吧,他給了你們多少錢。”

    那為首的眉頭皺了皺,好奇的問:“你怎么知道的?”

    “把他叫過來。”蘇中輝看著那為首的混混說:“我認識他。”

    蘇中輝這話說得很輕,但卻有一種威懾力,便是那為首的混混一時之間也被呆住了,轉頭看著身后:“斌哥,有個人說認識你。”

    那頭的人似乎猶豫了很久才朝這里走了過來,眼中忌恨的神色比過往更加的凝重,非常不情愿的叫了一聲:“哥。”

    蘇中輝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冷冷的說:“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么么?和這些不三不四的人勾搭在一起。”

    “蘇中斌,我是不會喜歡你的,你不要糾纏我了,我不想再見到你。”身后的陳婕也認出了蘇中斌,怒聲的說。

    蘇中斌憎恨的看著蘇中輝說:“還用不著你教訓我,我的事也不用你管,走開,要不連你一起揍。”

    沒有說話,蘇中輝死死的盯著蘇中斌,不屑的說:“就你么?從小到大,你總是搶我的東西,可實際上,你從來沒有贏過。”

    “給我上。”這話正說到蘇中斌的痛處,惱羞成怒,手一揮教唆旁邊的混混上去打人。

    “你們誰敢。”蘇中輝冰冷的眼神掃過眼前的一群人,竟是說不出的可怕:“剛剛你問我知道你是誰么,你又知道我是誰。”

    就在這個時候,七八輛轎車飛快地朝這里駛來,一圈圈的圍住了這群混混,陳貴還有一幫人迅速的下了車走到蘇中輝的身邊:“蘇總,您沒事吧。”

    “沒什么。”蘇中輝搖搖頭說:“這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讓他們永遠記住今天的教訓。”

    “是。”陳貴恭敬的點點頭說:“你放心。”

    蘇中輝轉過頭朝陳婕走去,聽到后面剛剛那個為首的混混討好的說:“貴哥,我真沒想到是您…今天是誤會,您大人有大量…”然后就聽到陳貴不耐煩地聲音:“給我往死里打。”

    “謝謝你。”陳婕勉強的笑笑,但看著蘇中輝的眼神中明顯還有些懼意。

    “有我在,不會讓你受到傷害的。”蘇中輝語氣柔和的說:“雖然你不記得我了,但我,還是會記得以前我對你的承諾。”

    又是不好意思地笑笑,陳婕低下了頭,蘇中輝的眼睛也隨即低了下去,突然間看到她和江楓緊緊握著的手,心被猛地撞擊了一下,平服了一下呼吸,緩緩地說:“后天晚上有一個舞會,我想邀請你去,可以么?”

    “這…”陳婕轉過頭看了看江楓,而后者顯然擔心的搖搖頭。

    “考慮一下,我希望你來,這次舞會,是為了你舉辦的,我先走了。”蘇中輝沒再說什么,只是轉頭看了一下被打到地上的阿斌,此時正用惡毒的眼神看著這里:“希望有這個教訓他能安分點吧。”

    @@@@@@

    今天晚上的北京似乎顯得格外的熱鬧,上海的各界名流都聚在了一起,豪龍大酒店門前車水馬龍,一個個走進來的都是跺跺腳都地震的人物。

    在諾大的大廳里,三個五個聚在一起聊著天,議論的焦點大多都是蘇中輝這個不可思議的年輕人,二十剛出頭的年紀,就成為中國商界一個耀眼的明星,旗下的公司幾乎掌控著許多的產業,發展驚人的迅速,在政府又有那么強的背景,簡直是銳不可當,隱隱中又有那么一股霸氣,一來到北京就遍邀了所有數得上號的人物,竟是沒有一個人不給面子。

    陳婕默默地站在父親的身邊,眼神暗淡沒有神采,看著父親和其他的人攀談著,陳婕的父親在這么一群人中地位是很低的,不時哈著個腰,遞過一張名片。

    然而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不時地落在陳婕的身上,眼神中略略帶著驚嘆,世上竟有如此美麗的女子,便宛如童話中的公主一般,一身高貴典雅乳白色的禮服,將天鵝一樣細長的脖子襯托的更加美麗,胸前是一條寶石鑲嵌的項鏈,身上每一件首飾都可謂是珍品,一張略帶憂愁的俏臉被映得欺霜賽雪,美麗之極。

    過了一陣子,時間差不多,陳貴走了上去主持今天的舞會,說了一些堂話,最后才說:“蘇總舉辦這次舞會,一來是想見見大家,二來,還有他一個最大的心愿,在蘇總還沒有什么成就的時候,他最心愛的人一直希望他能夠出人頭地,后來,一次車禍讓她失憶離開了離開,杳無音訊,直到最近蘇總才找到她,決定,在今天這個隆重的場合下,向她求婚,希望大家,能夠配合。”

    底下響起一陣的掌聲,這些個在商場政界中忙碌的人們,大多已經忘卻了年輕時那些最寶貴的東西,聽到蘇中輝的故事,雖然簡單,可其中的艱辛大家又怎會不明白,不由得勾起了一些內心深處的情感,無比期待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在這個時候,大廳外走進一個老人,身后還有幾個小伙子,廳里的人眼神一下子都恭敬起來,近處的人都躬躬身喊:“費老。”

    費老沖他們點點頭,眼神就盯在了陳婕身上:“是,是小婕吧。”

    陳婕用一樣迷茫的眼神點了點頭,聰明的她自然看得出這個老人了不得。

    “都一年多了。”費老嘆了口氣搖搖頭說:“上次在三峽的時候,你和小輝兩個人手拉著手,讓我老人家也說不出的歡喜,沒想到…算了,總算是找到你了,以前,你也是叫我爺爺的,現在,也叫我爺爺吧。”

    陳婕自然覺得很難張開口,但旁邊的父親忙給眼色,在她背后拍了拍,陳婕終于開口叫了聲:“爺爺。”

    “嗯。”費老點點頭,轉過來臉來冷冷的看著陳婕的父親,兩只眼睛中隱隱的帶這些憤怒,讓陳婕的父親心底暗暗發顫。

    “小輝呢,還沒來么?”

    陳貴走過來回答說:“應該快來了。”

    “那就好,我也很久沒有見他了。”費老點點頭,猶自問一些陳婕的近況。

    過了一會兒,大廳的門門掀了開,一群身著西服精干的小伙子每人手捧著一束玫瑰花涌了進來,接下來又是一群穿得可愛的小孩子,大廳里的燈光突然熄了,只開了幾盞粉紅色的暗燈,一股股白氣不知從什么地方噴射出來,在粉色的燈光下就像一片片彩霞,猶如仙境,把一群人都看得呆了。

    這個時候,蘇中輝穿著精心設計的禮服走了進來,深情地看著陳婕慢慢的走近,手里捧著一大束玫瑰,將他也映襯得帥氣的很。

    “婕,我來了,再也不會,和你分開了。”

    陳婕被眼前的這一切驚呆了,在內心地處的什么地方,她好像知道自己一直就是在等待著這一天,可是,那僅僅只是個夢,對于自己的夢,眼前的男子,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東西決不像是假的,可是,自己真的曾經認識這個人么,而且,是他的女朋友么?

    驀然間,陳婕想起了在豪龍大門口送自己進來的江楓,眼睛里同樣也是這樣的神采,這個時候,他一定還在門口焦急的等待著吧,想到這里,心里一暖,帶些許堅定的語氣說:“對不起,我,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他雖然,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真的是你的女朋友,可,我現在不能對不起他。”

    在場的人大嘩,蘇中輝臉上的微笑也迅速暗淡下來:“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么?一年了,我每天都在想你,希望能早點見到你,給我點時間,我會讓你記起以前的事情的。”

    陳婕不敢再看蘇中輝的眼睛,只是輕輕的說:“對不起,我…讓我走吧,江楓,他還在外面等我。”

    蘇中輝看到陳婕再次抬起頭來祈求的眼神,心里面一陣翻騰,說不出的難過,眼睛高高的翹起不讓眼淚落下,輕聲地說:“那,可以和我跳只舞么?”

    “好,好吧。”陳婕不忍再拒絕,點了點頭。

    把懷里的玫瑰花遞給身邊的人,蘇中輝伸出手,輕輕地將陳婕的柔荑握住,大廳的音樂響起,兩人開始邁開步伐,輕輕地跳動起來。

    四周都圍滿了人,看著這兩個曾經的戀人翩翩起舞,剛剛兩人的對話所有的人也聽清楚了,自然免不了有些感傷,在心底默默地祝福著。

    蘇中輝看著陳婕湖水般的眼睛,泛起著陣陣的漣漪,心中知道她也可憐自己,但現在的記憶中,她的愛,并不屬于自己,雖然自己有能力強讓她和自己在一起,可,她會快樂么?

    一支舞曲很快就結束了,蘇中輝輕輕地松開了陳婕的手,將聲音盡量放的柔緩,說:“謝謝你。”

    陳婕微微的笑了笑,又看了看周圍一大群的人,有些緊張的說:“那,我走了。”

    蘇中輝壓抑住想要哭的沖動,點了點頭。

    陳婕向蘇中輝躬了躬身,轉過身快步的朝門廳外走去。

    輕輕地合住眼,蘇中輝雖是難過,但卻隱隱的有一種解脫的感覺,不及細想,身旁的費老拍了拍蘇中輝的肩膀:“就這樣放棄么?不象是你。”

    蘇中輝轉頭看了費老一眼,眼神一低,沒有說話。

    接下來的舞會也沒什么意思了,大家都沒什么興致去跳舞,只是繼續聊著天,蘇中輝勉強控制住情緒由陳貴帶著一一見過這些北京的大人物。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奔進兩個人,神色很是緊張,在陳貴耳邊說了幾句,陳貴也是神色大變,忙走到蘇中輝身邊說:“蘇總,出事了。”

    此時的蘇中輝對很多事情都不在乎了,隨口問:“怎么了。”

    陳貴湊到蘇中輝耳邊說:“陳婕和她的男朋友被人開車撞了,那個人,好像是您的弟弟。”

    “什么?”蘇中輝猛地轉頭,洪亮的聲音讓全場的人都朝這里看了過來。

    蘇中輝也不顧和大家道歉,對剛剛走進來的那兩個手下說:“帶我去,快走。”

    @@@@@@

    “你怎么這樣的狠毒?”蘇中輝揪起阿斌的衣領,怒聲的說。

    阿斌并不顯得多驚慌,一字一句的說:“我得不到的,誰也別想得到。”

    “你。”蘇中輝一拳打了過去,力量不小,阿斌噗的摔倒在地上。

    “我對你太仁慈了。”蘇中輝似乎做了什么決定一樣,緩緩地說:“阿斌,你別怪我無情。”

    “哈哈。”阿斌翻過身來,擦了擦嘴角血跡說:“你能把我怎么樣,剛剛的事故到了法庭也算作是意外,你以為你是誰,爸也不會讓我有事的。”

    “真的么?”蘇中輝冷冷的笑了笑說:“你和骷髏軍作的那些好事,我們可是有不少的證據呢。”

    “什么?”阿斌臉上明顯一慌:“你,你怎么知道?”

    蘇中輝緩緩地轉過身去,對手下說:“打斷他的腿,讓警察局的人來領人。”

    “不要——阿!”阿斌看著兩個高大的人走近,才相信蘇中輝不是在嚇唬他,頓時嚇得叫了起來,然而前方蘇中輝的背影已經遠去,自膝蓋處一陣劇痛,腦子一白,就什么都不曉得了。

    在車里,蘇中輝問陳貴:“陳婕他們怎么樣。”

    “陳婕只是嚇昏了過去,但她的心臟又受了一次打擊,醫生說這次的治療如果不成功,以后的身體就更虛弱了,而且,醫生發現她的腦電波也有些異常。”陳貴回答說:“至于江楓,他傷的很厲害,直到現在都昏迷不醒,還沒有過危險期。”

    “哦。”蘇中輝想了想問:“上海和北京哪兒的醫生好一些。”

    “我查過了,上海最近來了一批國外來的醫生,對先天性心臟病有很深的研究。”陳貴回答。

    蘇中輝點了點頭:“把陳婕接到上海治療吧,至于江楓…派最好的醫生。”

    陳貴猶豫了一下,似乎想要說什么,蘇中輝擺擺手說:“我從來不傷害無辜的人的,想盡辦法治好他。”

    “是。”

    @@@@@@

    蘇中輝小桐帶著身體虛弱的陳婕返回上海,經過醫生的治療,三四天的時間里,陳婕的身體狀況好了許多。

    在這期間,劉斌,小政等人都時不時地過來探望一下,蘇中輝則一直守在醫院里,陳婕雖然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但看到蘇中輝這樣,還是免不了感動,也越發的愧疚,但她最關心的還是江楓,蘇中輝就告訴她放心吧,江楓不會有事的。

    劉斌和蘇中輝也是一樣的心情,和妹妹重歸于好不久,就遭此大變,如今相見,卻又是如陌生人一樣,免不了一陣的傷心。

    蘇中輝忙完一些要緊的事情,就又去醫院看望陳婕,正好陳婕的主治醫師也在,皺著眉頭。

    “喬治先生,病人有什么情況么?”蘇中輝忍不住問。

    那喬治先生轉過頭來問:“昨天晚上她的腦電波很異常,一早晨都沒有醒,我聽說她在一年前失憶了。”

    “是的。”蘇中輝嘆了口氣,看著病床上合著眼睛的陳婕。

    “哦。”喬治先生想了想才說:“這次驚嚇可能會幫她恢復記憶,但是,你要做好心理準備,這次的恢復記憶是暫時的,而且,有可能記憶永遠都不會恢復,恢復記憶的這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她也不會記得。”

    蘇中輝起先聽到陳婕可能恢復記憶,心里涌起了巨大的希望,突然又聽到這么一句話,心又沉入谷底:“你是說,她只能恢復一段時間的記憶,很快就又會失去了,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喬治也看得出蘇中輝的痛苦,無奈的搖搖頭,轉身走出病房。

    在陳婕的床邊靜靜的坐了兩個鐘頭,突然,看見陳婕的手微微的顫動,心里也突地緊張起來,輕輕地把手放在陳婕的手上。

    過了一會兒,陳婕的眼睛緩緩地張開,映入眼簾的,就是蘇中輝關切的臉。

    “是,是阿輝么?”

    @@@@@@

    陳婕恢復記憶的消息很快小政等人就知道了,心中雖然為蘇中輝高興,也不免為趙茹感傷,蘇中輝整天的呆在陳婕的病房里,訴說著分別以來的故事。

    小桐因為經常匯報一些公司的事情,在病房里也和陳婕很熟絡了,蘇中輝不在讓她幫忙照料一下的時候經常聊一會兒天。

    關于江楓的事情,陳婕的心里也很矛盾,那些在北大的日子并沒有在記憶里抹去,而且她聽蘇中輝說過,過一段時間,自己又將失去記憶,也就是說,那個時候,自己又將忘記阿輝。

    想著這些煩亂的事情,陳婕這些日子都很少笑過,只是靜靜的看著蘇中輝,聽他一點點地講著故事,一起,回憶著過去美好的時光。

    過了幾天,趙茹來探望陳婕,兩人也曾在學校見過許多面,相視笑笑,但蘇中輝夾在中間就有些尷尬了,送趙茹出去時,蘇中輝低著頭,就聽到前面的趙茹強自堅強的說:“你回去吧,我走了。”

    看著趙茹離開時落寞的背影,蘇中輝壓抑住數次想要追上去的沖動,緩緩地轉過身。

    傍晚的時候,蘇中輝實在困了,就趴在陳婕的旁邊睡了會兒,醒來的時候,看到陳婕的臉色不太好,忙問:“怎么了,不舒服么?”

    陳婕搖了搖頭,強自笑笑說:“你也困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再來好了,我也想一個人靜一會兒,今天江楓給我打電話了。”

    蘇中輝想要說什么,但終究沒有說出口,幫陳婕蓋好被子,吩咐了看護幾句就不舍的走了。

    第二天見到陳婕的時候,蘇中輝有些驚艷的感覺,這么些日子里,從來沒見陳婕笑的如此燦爛過,臉上也出現了一些難得的紅潤,眉頭不似平日里那么緊鎖。

    “什么事啊,今天的心情這么好?”蘇中輝訝然的笑笑問。

    陳婕拉住蘇中輝的手讓他坐下,笑著說:“沒什么,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罷了,今天忙么?來的挺晚的。”

    蘇中輝點了點頭說:“嗯,小政的一個大項目快竣工了,挺多活動我得參加,胸口還悶么?”

    “好很多了。”陳婕微微的點了點頭說:“帶我到外面走走吧。”

    @@@@@@

    這一天小桐來到陳婕的病房里通知蘇中輝一些重要的事,正好帶著口罩的醫生走了進來,三個人都沒怎么在意,突然蘇中輝覺得不對,抬起頭來,就看到黑黝黝的槍口。

    “趴下。”蘇中輝沖小桐喊了一聲,自己朝兩個殺手撲過去,心里后悔這些日子放松了戒備今天沒有讓保鏢跟來。

    一個殺手被蘇中輝撲倒,另外一個的槍口已經指向了蘇中輝的腦袋,眼看著就要按動扳機,突然小桐朝那個人的胳膊猛烈的撞過去,“嘭”的一聲,槍打偏了,蘇中輝拼盡全力朝那個殺手打了一拳,又揪到半空中扔向那個想要爬起來的另外一個同伙。

    這時外面也來了人,蘇中輝吩咐報警,一邊關切的朝小桐看去,此時一滴滴的鮮血正從她的左眼角淌下,再往病床上看去,陳婕又一次的被嚇昏了過去。

    @@@@@@

    一個寧靜美麗的傍晚,蘇中輝推著陳婕漫步在醫院的花園里,一路上,兩人沒有說話,突然,陳婕看到前方的草叢里有一條長椅:“阿輝,我們到那里坐好不好。”

    蘇中輝點點頭,把陳婕從輪椅上扶下來,再小心的扶到了長椅上。

    兩人相擁坐下,不約而同的眺望著天際,又看到了那美麗的晚霞。

    “好漂亮啊。”陳婕瞇著眼睛,又是那樣憧憬的神色:“阿輝,記得,在學校的時候,我們也坐在路邊的長凳上看著晚霞么?”

    蘇中輝略帶惆悵的說:“當然記得,我怎么,也不會忘記的。”

    陳婕笑了一下,無奈的說:“阿輝,醫生說,我很快就又要失去記憶了是么?”

    蘇中輝愣了一下,沒有說話,就聽到陳婕接著說:“我如果再失憶了,你會怎么做呢?”

    還是沒有說話,蘇中輝轉過頭來,看著依舊微笑著看著天際的陳婕。

    “你知道,我如果失憶了,那么心里愛著的人,就不是你了,你希望我幸福么?”

    蘇中輝點了點頭,但眼眶中,開始慢慢的濕潤:“婕…”

    陳婕對著蘇中輝輕輕的搖搖頭,柔聲的說:“阿輝,我希望,你也會很幸福。”說完,將頭深深地埋在蘇中輝的懷里:“抱緊我,阿輝。”

    蘇中輝緊緊地抱住陳婕,天邊那粉紅的光彩如薄紗一般鋪在大地上,也包裹住了這一雙即將分別的戀人。

    “阿輝,我一直夢想著,能夠和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很喜歡童話,一直希望有一個王子,一個英雄來娶我,保護我,我會為他生許多的小寶寶,快樂的生活著,當我確定,你就是我的天使的時候,我就相信,你會給我帶來幸福的,即便我離開了,你也會找到我,來娶我,那一天的舞會,我現在想起來,真的好開心,好幸福啊,如果,如果我沒有失憶,沒有離開過你,那該有,那該有多好啊…”

    蘇中輝將陳婕抱的更緊了,急切地說:“那,那我就不離開你,你恢復記憶以后,我也會讓你在我身邊的,不會讓你離開。”

    陳婕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水,笑著搖搖頭,輕輕地說:“阿輝,你的幸福,不在我這里,不要這樣,讓我們都開心的,度過最后一段時間好么?”

    仰起頭來,蘇中輝望著那遠處慢慢落下的紅霞,如同一場夢境一般叫人迷惘,就聽到耳邊又響起了陳婕的囈語:“我的如意郎君,會是一個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踏著五彩祥云來娶我…。。。我猜中了這前頭,卻沒有猜中這結局。”

    不遠處,趙茹的眼眶也濕潤著看著蘇中輝和陳婕,緩緩地將懷中的一束花放在草地上,最后一次深情地凝望,轉過頭離去。

    忘了有多久再沒聽到你

    對我說你最愛的故事

    我想了很久我開始慌了

    是不是我又做錯了什么

    你哭著對我說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

    也許你不會懂從你說愛我以后

    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我愿變成

    童話里你愛的那個天使

    張開雙手變成翅膀守護你

    你要相信,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里

    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

    八月末,政府下定決心整頓房地產業,相繼出臺了幾個強硬的政策,包括,住房貸款的首付金提高到百分之三十,對兩年內轉讓的住房全額征收營業稅等調控手段,同時和同和合作計劃推出兩千萬平方米的中低價商品房,位置主要集中在上海外環線周邊地區,今年年底就可以實現預售,目的就是讓更多的老百姓買得起房,“期房”禁止轉讓實行實名制購房,一時之間上海房地產界寒意陣陣,二手市場立即出現大量拋房,一夜之間,高檔房的均價下降了三千元每平方米,蘇中輝通過各種渠道不讓雄老駝子把他的樓盤套出去,各大銀行開始凍結雄老駝子的帳戶。

    “你現在欠著一屁股債,感覺怎么樣。”蘇中輝坐在椅子上,帶些嘲笑的看著被幾個手下按在地上的雄老駝子。

    “我的債自然有銀行替我背,我的錢還夠我過下半輩子,年輕人,你帶這么多人闖到這里,雖然你背景厲害,可也要顧及一下形象。”雄老駝子經過房地產的大跌,遇事倒冷靜了些。

    “哦?”蘇中輝臉上出現了幾絲的怨恨:“其實我早就能整死你,可是這樣太便宜你了,我要讓你家產破盡,聲名掃地,眉姐的仇不會輕易的算了,我一定要讓你痛苦的離開這個世界上。”

    那雄老駝子眼中閃現出一些恐懼,他知道蘇中輝既然說出這話,就一定有所準備,左右看了看,問:“你,你想怎么樣?”

    蘇中輝燦爛的笑了笑,但在雄老駝子眼里這笑容卻有一種讓人窒息的恐怖:“聽說你總是喜歡陷害別人,我這些日子向黃大哥學了不少栽贓的手段,在你身上試試,不知道靈不靈驗,一會兒你醒了,就會在監獄里了,好好享受一下每天兩頓毒打的滋味吧。”

    阿生伸出胳膊把雄老駝子擊昏,身后幾個手下在蘇中輝的示意下迅速的動作著。

    第二天的報紙的頭條,刊登了一則報道。

    “上海最大的黑社會頭目于昨天傍晚被捕,據警方透露,雄健及其大明集團籠絡不少的打手進行了許多有組織的犯罪活動,甚至牽扯的一些國際案件,在昨天的搜查中赫然在雄老駝子的住所發現了一年前驚動世界的珠寶大案贓物,六顆價值連城的鉆石全部被獲,現在警方正對此案進行進一步的調查。”

    馨眉花園是上海目前為止最大也是最漂亮的居民住宅群,由同和地產開發建設,七月份完成一期工程進行預售,短短的半個月就銷售一空,在這個住宅群的中心位置,有一個很大的廣場,被鮮花綠草裝飾的極為漂亮,廣場的中央,有一個巨大的石像,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幸福的微笑著,看著遠方。

    蘇中輝站在這座雕像面前,輕輕地取出一個盒子,眼眶微微的有些濕潤,只用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眉姐,我已經幫你報仇了,這幾顆鉆石是你生前最喜歡的,我已經買下了,你再也不必偷偷的在屋子里帶著,我叫工匠把項鏈做的更大了些,這就戴在你的脖子上。”

    走到雕像的旁邊,蘇中輝把鑲著鉆石的項鏈揭開系在眉姐雕像的脖子上,默默地合上眼睛:“眉姐,安息吧,我會永遠記得你的,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盡我全力,讓你真正的幸福,快樂。”

    那雕像似乎能夠聽得懂蘇中輝的話,在光影的折射下,笑得更加的燦爛了,便如同真人一般,美麗的不可方物,周圍的人也都似乎驚呆了,隱隱的,蘇中輝仿佛聽到眉姐輕輕地說:“小輝,快去吧,去尋找你自己的幸福吧。”

    @@@@@@

    蘇中輝開車行到小桐住著的醫院,按病房的號碼尋了過去,來到門口,就聽到方洋細聲溫柔的聲音:“張開嘴,輕點,有些燙。”透過門縫,小桐的眼睛依舊用白紗布包裹著,方洋正坐在一邊用湯匙喂著湯喝。

    剛剛想合住門離開,就聽到小桐問:“誰在門外。”

    見躲不過去,蘇中輝只好悻悻的走了進去,把買的一些水果和鮮花放到桌上,溫聲問:“好些了么?”

    “嗯。”小桐笑了笑說:“好多了,倒是你挺忙的,這么長時間才來看我。”

    “對不起。”蘇中輝歉疚的說:“指使殺手的是雄老駝子,現在已經關到監獄了,這些日子心里也不好受,就……”

    輕輕地搖了搖頭,小桐安慰的說:“好了,這么多年,我還不了解你么。”

    方洋站起來把湯碗放在一邊,倒了一杯茶遞給蘇中輝,沒說話,就聽到小桐輕聲地說:“洋,你去幫我買些糖果回來么,我有些話要對蘇中輝說。”

    “哦。”方洋應了一聲,有些不放心的看看蘇中輝,但終究還是走出了病房。

    蘇中輝轉過臉來疑惑的看著小桐,就看到小桐從床單下抽出一份信,輕輕的抬起胳膊說:“阿輝,這是陳婕再次失憶前交給我的。”

    接了過來,蘇中輝的雙手有一些顫抖,將信封里的紙取出來,上面是十幾行娟秀的字體。

    阿輝: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可能我已經不在你的身邊了,這是我的選擇,我不知道這是對是錯,但也許,是最好的結果。

    或許真的是命運,我們無法在一起,可是,在我的記憶深處,都永遠埋藏著你帶給我的快樂,別忘了你曾經對我的承諾,繼續,去努力吧。

    其實在我恢復記憶的那些日子,我一直在猶豫著,不知道如何取舍,我很痛苦,但那次趙茹來看我,當你看著她的時候,無論是眼神里,還是臉上,都有一種和我在一起時沒有的光彩,那天晚上你睡著了,我聽到你的嘴里還不住地喊著她的名字。

    我不知道在我失憶的日子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可我知道,在你的心里,真正愛著的人,是她,趙茹,但是我無法回避我對你的愛,所以我決定再次失憶前,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日子。

    你是一個不善于表白的人,阿輝,學會抓住自己的幸福,趕快去找她吧,我想,我們的將來,都一定會很幸福的。

    婕。

    緩緩地合住信紙,蘇中輝的心跳突然加速起來,仿佛自己即將失去什么寶貴的東西,就聽到一旁的小桐也輕聲地說:“快去找她吧,我想,趙茹一定還在等你。”

    這一句話,好似當頭棒喝,隱隱間,無數的影像從心底宣泄出來,一直以來壓抑的情感也在剎那間迸發而出,嘴角喃喃的念叨:“趙茹,趙茹...”

    突然間抬起頭,對床上的小桐真誠的說:“謝謝,我,我走了。”

    走出房門,方洋也已經在外面了,匆匆點了點頭,就下了樓往自己的車走去,一邊撥通了小政的電話:“小政,趙茹現在在哪兒?”

    那頭的聲音有些奇怪,埋怨的說:“你怎么現在找她,再過一個多個小時,她的飛機就起飛離開上海了。”

    “什么?”蘇中輝心里一怔,看看表,現在正是上海交通最差的時段,一個小時,開車根本不可能到達機場:“我還在小桐的醫院門口,去機場趕不及阿。”

    “你去機場干什么,別去了,免得趙茹再傷心。”武政說話也不給蘇中輝面子。

    蘇中輝沖著電話吼:“我現在要讓趙茹做你嫂子,快幫我想辦法。”

    “真的?”武政聽到這話也不住地激動,大聲地叫:“你等著,今天要是讓趙茹的飛機跑了,我明年就把機場的跑道上蓋滿房子。”

    @@@

    蘇中輝坐在武政身后,看著身邊的景物飛快地掠過,催促的說:“小政,快點。”

    “別催了,早干嘛去了?”武政騎著搶來的摩托使勁踩著油門:“我算是逃不了到交警隊喝杯茶了。”

    大概四十多分鐘,兩人終于趕到了機場,由于今天是趙茹離開上海的日子,門口有不少的記者在外面,想來已經采訪過了,正互相聊著天準備著要走,突然間看到蘇中輝和武政飛快地朝機場里面跑,敏感的嗅覺立時知道要有好戲看了,紛紛背著攝像機話筒跟了上去。

    “還有十分鐘起飛,快點。”小政看了看上面的顯示牌,對蘇中輝說。

    進機場可不那么容易,還有一串長長的安檢,蘇中輝沒有票,根本進不去,小政拳頭握了握,大吼一聲:“你們給我讓開。”就拉著蘇中輝一起往里面沖過去。

    兩人在三大的坡上來來回回不知道練習過多少沖刺,極有默契的把阻攔的人推了開,身后跟著追過來的保安被遠遠甩在后面,那些個記者趁著混亂也鉆了進來,頓時機場的警鈴大作。

    蘇中輝和小政沖到登機口,正巧就看到了前方眺望著走道窗外的趙茹。

    “趙茹!!”蘇中輝停了下來,大聲地呼喊。

    深怕是做夢一般,趙茹不敢相信的轉過頭來,驚訝得看著兩個人。

    “不要走。”蘇中輝熱切的盯著前方的趙茹。

    趙茹聽到這話,眼神卻是一暗,輕輕地搖搖頭轉過身欲走。

    “我愛你,不要離開我。”蘇中輝終于把這句話喊了出來,胸口起伏急促的呼吸。

    “你,你說什么。”趙茹的剛轉身到一半,聽到這句話不敢置信的問。

    蘇中輝看著眼前這個一直默默等待自己的女孩子,此時那眼神更是讓自己愧疚得很,輕輕地走了過去,愛憐的說:“不要離開我,我愛你。”

    一股熱氣從趙茹的心底涌起,僅僅剎那間,就帶走了所有的悲傷,所有的委屈,化為幾滴熱淚,伴隨著抖動的身體,撲入蘇中輝的懷里。

    一片的閃光燈亮起,蘇中輝輕輕地撫摸著趙茹的秀發,抱著她的手緊緊地:“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會再讓你難過了,相信我。”

    @@@@@@

    “啪—啪—啪。”諾大的體育館里人頭攢動,不時發出熱烈的掌聲。

    隨著裁判的一聲哨響,上半場結束了,休息的時間,兩位解說又開始吐沫四溢的講了起來:“真是太精彩了,很難想象湖北這支球隊竟然進步了這么多,八一隊今天的表現已經是非常好了,比分還是被咬的很緊。”

    “嗯,今年涌現出來的小將孫博華實力很強,看來將來會是八一的頂梁柱了,湖北螢火蟲今天表現得也很強,這支隊伍…我看看,去年好像沒贏幾場就淘汰了,今年竟然一下子過關斬將殺到了上海。”

    “這支隊伍的特點呢就是每一個隊員的實力都很平均,配合的相當好,有一種很穩的感覺,照現在的情況來說最后誰勝誰負還很難說,就看八一隊下半場的狀態怎么樣了。”

    “那邊八一隊的教練也嚴肅起來了,看來下半場有一場硬仗阿,自從湖北這支隊伍被螢火蟲收購以后,實力有了長足的進步,呵呵,據說他們用的訓練器材是全國最好的。”

    “是啊,螢火蟲這種國際性大公司出手自然是不凡阿,今天螢火蟲的董事長還有他的好朋友同和的總裁也來觀看比賽,聽說他們都是球迷。”

    “哦,關于螢火蟲隊因為開始并不熱門,得到的資料也不多,但據說上報的球員里有兩個一直都沒有上過場。”

    “咦?看那邊,螢火蟲的董事長和同和的總裁穿上球衣了?難道他們要上場?不會吧。”

    “真的,他們要上場,天哪。”

    蘇中輝活動了一下筋骨對小政笑笑說:“憋了很久了吧。”

    “廢話。”武政眼睛都快冒出火來:“今天非把八一殺得人仰馬翻。”

    “人家可都是職業球員呢。”蘇中輝搖搖頭說:“別一會兒上去一分也拿不到。”

    武政上下打量了一下蘇中輝,挺有男子漢氣概的說:“怕個鳥,要不是被你拉到上海,我現在也是職業球員了,不比那個老孫差。”

    在旁邊的趙茹和yushar都忍不住搖搖頭,笑著給兩人整了下衣服,趙茹說:“加油哦。”yushar則敲了敲武政的腦袋說:“要是不拿二十分回來,有你好看。”

    “不是吧哥哥,這是職業比賽,二十分太多了吧,你以為班級聯誼賽阿。”武政很無辜的抱怨。

    “好了好了,該上場了。”蘇中輝瞪了一眼小政,轉過臉來看著趙茹:“我,上場了。”

    “嗯。”趙茹輕柔的笑了笑,柔嫩的小手撫摸一下蘇中輝的手背:“加油。”

    小政看看趙茹,再看看yushar,猛地搖了搖頭,心里暗嘆遇人不淑阿,突然間頭上又挨了重重一拳,就聽到yushar冷冷的說:“你找死啊。”

    “嘟——”裁判的哨聲響起,蘇中輝武政和隊友們忙跑到場中站好位。

    和武政跳球的正是孫博華,笑著看看武政和蘇中輝:“沒退步吧。”

    “打到你哭!”武政回了一句。

    隨著球高高拋到空中,武政猛地跳起把球重重的打到蘇中輝手里。

    “阿蘇,沖啊,扣了!”

    “好,看我的!”

    “砰!”蘇中輝繞過三個人把球重重的扣入籃中,場外一陣驚呼,隨即就是熱烈的掌聲。

    “這,這是人的速度么?”

    “怎么可能這么快,他的個頭,怎么可能跳那么高?!”

    武政推了推旁邊的孫博華:“怎么樣?”

    “禽,禽獸!”孫博華有些發憷的說。

    蘇中輝轉過頭,面對著一浪一浪涌過來的掌聲,深深地呼了一口氣,再次把目光落在場外趙茹的身上,在那溫和的目光中,心里說不出的安定,說不出的幸福甜蜜,猶如又回到了那段在學校的歲月,點點滴滴,在心里蕩漾。

    “阿蘇,快回防阿,傻了?”

    “知道了!這是cba,全國直播的,你別老是大吼大叫好不好,維護一下同和的企業形象ok?”

    “哈哈哈哈。”場上場下登時大笑起來,一個好端端比賽一下子硝煙味全無。

    趙茹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心中的人兒在場上跑來跑去,臉上洋溢著多日不見痛快淋漓的笑容,也猶自幸福的笑了,驀的看到旁邊亂成一堆蘇中輝換下來的衣服,搖搖頭一件件的拾起來,突然,一個東西掉落下來,趙茹仔細看去,正是那一個紅色的小皮人,心里不由得一陣歡喜,將小皮人輕輕的托在手中,細聲的說:“小皮人,謝謝你,我會很珍惜,這份幸福的。”

    (全文完)

猜你喜歡
体彩6十奖池余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