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些事情讓人記住,總有一些事情讓人忘記。/
        那些忘記的,隨風飄散。/
       逍行紀" />
三六軟件園:只推薦前10名的精品好軟件!
游戲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小說 > 仙俠武俠 > 逍行紀

逍行紀

逍行紀
類型: 仙俠武俠 作者: 血紅 主角:
標簽:
更新: 2018-05-15 00:00:00
簡介:
為您推薦:

《逍行紀》劇情簡介

/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總有一些事情讓人記住,總有一些事情讓人忘記。/
        那些忘記的,隨風飄散。/
       
《逍行紀》在線免費下載

《逍行紀》精彩章節

    第四百二十二章 塵歸塵、土歸土,一切的終結

    三十三重天的九霄神殿同時沖出道道強光融入了天罰佛輪,隱約可見這些強光中盡是一些鐘、鼎、塔、罄等物,林逍甚至看到了數十根盤龍柱都飛入了天罰佛輪中!可見天罰佛輪受到損傷后必須依靠外力修復己身的傷害,而它所需的材料干脆就是從九霄神殿中抽調而來。

    九霄神殿也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存在,這里的一塊地磚都是舉世罕見的天材地寶凝煉的精品,可以說每一塊地磚拿出去都可以當作上品神器來拍人,如果天罰佛輪繼續抽調九霄神殿中的材料修復己身,它幾乎是不可摧毀的!

    隱空神主等人也看出了這一點,隨著姜自在尖銳的催促聲,隱空神主等人也毫不猶豫的將伴隨了他們無數年的本命神器自爆了開來。

    每一件神器的自爆都宛如一名至神的隕落,五件本命神器同時爆開天罰佛輪頓時裂開了數萬道粗有丈許的巨大裂痕,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響,大片大片的鏡體不斷自佛輪上脫落,九霄神殿中無數的器具沖天而起飛入了天罰佛輪中,但是這也僅僅勉強保持了天罰佛輪的情況不至于惡化下去,如果姜自在等人繼續攻擊,天罰佛輪勢必崩潰!

    而就在短短的一瞬間中,最高處的三十三重天的宮殿群已經有一小半的建筑被天罰佛輪吸了進去!原地就留下了大片的白云看起來好生刺眼。

    林逍等人看得是瞠目結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就這時候,林逍身邊突然出現了一個身長玉立的身影。

    身穿戰袍的風子可憐巴巴的朝林逍拱了拱手:“林逍兄弟,可還記得我呂風不成?莫非你還不出手?你真要看著我負責鎮守的三十三重天宮變成白地么?”

    “風子大哥?”林逍想起了風子曾經贈送他的三團精血和精魄。

    風子可憐巴巴的苦笑道:“不要多說廢話了,趕緊出手將這些混帳東西制服吧!雖然這九霄神殿只是三十三重天宮在這神界的一個投影,但是這天罰佛輪吸走的器具卻是實實在在的哪!風子我負責鎮守天宮、巡視周天世界秩序,若是天宮被損毀太甚,這也說不過去吧?”

    鎮守天宮,巡視周天世界秩序?

    林逍、林遙同時倒抽了一口涼氣。他們仔細的看了看風子,隨后同時飛身撲向了姜自在。

    “姜自在,還我回春堂滿門性命!”

    翻天印、吳鉤劍、九龍神火罩、落魂鐘、化血神刀等神器同時祭出!

    煙塵漫天,天罰佛輪降下的閃電雷霆益發稀疏,姜自在為首的幾人還在瘋狂的調動自己最強的禁法攻擊天罰佛輪。

    隱空神主等人的本命神器自爆給了天罰佛輪極重的創傷,如今幾人又不惜成本的張開小千世界圍著天罰佛輪一通亂砸亂打,天罰佛輪益發的光芒暗淡、搖搖欲墜。其中尤以姜自在放出的血色陰雷對天罰佛輪的殺傷力最為巨大,往往只是一道血光落下就將天罰佛輪炸飛了老大一塊。一道道黑白二色的氣流不斷自天罰佛輪卷出,宛如龍卷風的氣流卷起了九霄神殿第三十三重的一處處宮殿樓閣不斷吸入天罰佛輪。

    風子氣得跺腳亂罵,林逍的翻天印卻已經自背后拍在了隱空神主等人的后腦勺上。

    任憑你修為多高,沒有本命神器護體的隱空神主、升衍神主、幻月天主、一心天主、彌逸天主五人被翻天印摧枯拉朽般將他們的小千世界砸毀,只聽得‘啪啪啪啪’數聲響過,一行人七竅噴血的倒在了地上。天罰佛輪適時的轟下了數道閃電將幾人在地上打得連連翻滾,五個人的氣息益發的微弱。這閃電的威力極大,五人的境界被閃電削得直線落回了仙尊水準。

    僅僅仙尊的境界水準根本無法控制至神擁有的龐大神力,五人的身體一陣膨脹,林逍等人急忙閃避,卻聽得五聲巨響過后堂堂三神五天中的最后五人同樣是自爆開來。只是他們畢竟是被動的自爆神體,他們的元神真靈還是逃脫了灰飛煙滅的劫數。只見五道靈光徑直飛出了九霄神殿投向了茫茫神界大陸,不管他們用什么法子,想要重修回以前的境界和實力卻也是遙遙無期了。尤其他們的元神被天罰佛輪所傷,未來是否還能重修回至神境界也不可知。

    五具至神身體的自爆再次重創天罰佛輪,一條寬有里許的巨大裂痕自上而下橫貫整個佛輪,一道道七彩火焰不斷自裂痕中噴出,姜自在狂笑著激起兩道粗有丈許的陰雷再次轟向了天罰佛輪!就有如仙界三清神域中的那尊大鼎一般,天罰佛輪就是神界束縛所有神人的核心陣眼,只要攻破了天罰佛輪神界對神人的束縛就不復存在,姜自在當可以趁機逃出神界逍遙快活!

    以姜自在如今的實力,任憑在那一界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只要不碰到林逍等人,天下誰能奈何得了他?

    兩道陰雷眼看就要轟在天罰佛輪上,手持化血神刀的林遙已經擋在了姜自在面前。化血神刀輕揮,兩道血炎凝結的陰雷被長刀瞬間吞噬。落魂鐘自林遙的頭頂沖出,古樸厚重的鐘聲響徹天地,連續九十九聲鐘鳴過處耗盡了體內神力的林遙狼狽的一頭栽倒在地,但是姜自在也是身體僵硬的懸浮在了半空中動彈不得。落魂鐘無鑄的威能綿綿密密的轟擊著姜自在的靈魂,姜自在只能以秘法苦苦的守住自己的靈魂不被落魂鐘吸走,他此刻卻是再也反抗不得。

    翻天印、吳鉤劍、九龍神火罩、戮目珠等上古神器宛如雨點一樣落在了姜自在的身上。

    姜自在發出了凄慘的吼叫聲,這是一場絕對不公平的對決,沒有人使用如此多的上古神器欺負一個人的!

    叫聲中姜自在祭出了天地四方盤,正正方方的棋盤上三百六十五顆黑白棋子曼妙飛起,滿天星光都被棋子吸納一空。一個小小的世界眼看就要成形,林逍等人已經感應到了這個世界傳出的巨大吸引力。若是他們被這個世界吸入其中,姜自在自然能掌控他們的生死。

    沈小白清喝一聲飛身而出,二十四諸天七寶舍利佛塔通體裹著狂暴的金色烈焰當頭砸下,這佛塔有著自如出入神界的大神通,自身也是自成二十四層天地的空間類神器。以世界攻世界,二十四諸天和天地四方盤內的世界狠狠的對撞了一記。

    不得不說林逍煉制神器的手法還是不如上古的那些神圣,二十四諸天七寶舍利佛塔的品質比林逍煉制的天地四方盤強了太多太多,只是輕輕的一撞天地四方盤上就裂開了數百道橫七豎八的裂縫,姜自在‘哇’的一聲噴出了大口鮮血,本身魂魄正被落魂鐘攻擊的他猛不丁的因為天地四方盤的碎裂元神更是受到重創。

    一聲悶響,林逍手頭威力最強的翻天印命中了姜自在的腦門。

    姜自在悶哼一聲,他的身體凌空炸成了滿天血水,但是這一道道血水在空中飛掠了一陣卻又重新凝聚成了姜自在的肉體。

    姜自在放聲狂笑道:“林逍小兒~本尊奪取了化淼的肉身,這具肉身溝通了神界諸方水域,水域不滅則本尊不滅,你能耐我何?”

    狂笑聲還在耳邊回蕩,藥兒已經手揮一支蓮葉自身后狠狠的拍了姜自在一記。開天神蓮乃是神界開辟時誕生的靈根,藥兒和開天神蓮融合后自然掌握了開天神蓮的一切妙用。這一擊看似輕巧但是實則上卻是重逾泰山,一道隱晦的波動四散傳開,姜自在肉身和神界諸方水域的聯系被這一道細微的波動徹底斷絕。

    正在狂笑的姜自在臉色一變,他尖叫一聲轉身就逃。

    林逍、林遙、敖雪、瑤瓔同時撲向了姜自在。林逍左手握著翻天印,右手揮動吳鉤劍朝姜自在一通亂打亂劈,林遙揮動化血神刀分毫不離姜自在周身要害,敖雪手上長戟更是戟戟直朝姜自在的后心招呼,至于瑤瓔則是更加干脆――她幻化為上古青木的形象,揮動著兩只長有百里的大樹杈劈頭蓋臉的對著姜自在亂劈!

    一旁的青鋤實力最弱故而不敢對姜自在出手,但是她也暗暗的掏出了數百個藥瓶胡亂的砸向了姜自在。她這次飛升神界帶來的除了各種救人的靈藥,大羅丹道特意配置的丹毒卻也帶了無數,這數百個藥瓶中的丹毒凌空散開潑灑在姜自在身上,當即將他染得花花綠綠渾身怪味。

    姜自在尖嘯了一聲:“爾等好生無恥!”

    林遙張開大嘴露出了滿口白生生的大牙:“胡說八道,林大少我滿口牙齒好生生的哩!”狂笑聲中林遙已經一刀將姜自在的一條手臂斬下。黑白二色生死之氣瘋狂涌入姜自在身體,當即將他的肉身攪得一陣稀爛。

    敖雪長戟和瑤瓔手臂重重的落在姜自在身體上,姜自在悶哼了幾聲張口噴出了一團混雜著內臟碎片的血塊。

    一團金光直沖高空,姜自在祭出了化淼神主的本命神器――滄海神珠貝母!

    一億多顆滄海神珠宛如下雨一樣撒向了林逍等人,每一顆滄海神珠中都蘊含了一兆年的神力修為,林遙、敖雪、瑤瓔三人一個不防被數十顆滄海神珠當面砸中,饒是三人有神器護體依舊是被打得骨斷筋裂怪叫著倒飛而退。尤其瑤瓔的身形最為巨大,故而她吃到的滄海神珠攻擊最多。她高有千里的身軀同時被數萬顆滄海神珠命中,她的半截兒身軀當即化為粉碎。

    姜自在卻也下了血本,每一粒滄海神珠一旦命中目標就立刻炸開,這里面可是蘊含了一兆年的神力修為!每一顆滄海神珠爆炸的威力都大得匪夷所思,林遙的肉體最為孱弱,只是三五下爆炸就將他的肉體炸得支離破碎,堪堪就是一道靈光保護著他最重要的腦袋逃了出來。

    幻化為血龍本體的敖雪也被打得渾身鱗甲粉碎,她的兩條龍角斷折,滿口鋒利的大牙更是顆顆碎裂。粘稠的金色龍血宛如暴雨一樣灑下,敖雪慘嚎了幾聲就被打飛了數十里外,她重重的落在了九霄神殿的一處偏殿屋頂上,卻是再也動彈不得。

    至于瑤瓔仗著她氣機綿長卻是在滄海神珠的連環攢射下勉強逃了出來,但是偌大一株上古青木也只剩下了一根樹樁子,從來不叫痛的瑤瓔也因為傷勢太重而哭哭啼啼的嚎叫起來。

    只有林逍面對滿天傾瀉而下的滄海神珠視若無睹。他身上翻滾著四色強光,四相神獸的力量在他的體內凝結為一股,他硬扛著無數滄海神珠的自爆繼續奔向了姜自在。一顆顆滄海神珠沉甸甸的落在了林逍的身上,玄武強大的防御力硬頂住了滄海神珠的自爆。連續數千顆滄海神珠的爆炸才能勉強破開林逍肉體的防御打傷他的骨骼、內臟。但是青龍特有的綿綿生機在林逍體內奔涌,任憑你傷勢再重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就傷勢痊愈。

    一道白光在林逍雙手上閃爍,鋒利無匹的白虎氣勁化為一道道蓬勃劍氣透過吳鉤劍席卷而出,劍氣中密密麻麻閃爍的是誅仙劍訣特有的神苻神文,更多的滄海神珠還沒靠近林逍的身體就被這足以洞穿虛空的劍氣劈成兩片。

    兩只赤紅色火光熊熊的羽翼突兀的在林逍身后張開,林逍朝前飛行的速度突然加快了百倍不止,翅膀只是輕輕一扇林逍就到了姜自在身后!

    不容姜自在再做任何反應,林逍所擁有的全部神器都傾瀉在了他身上。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姜自在的肉體就被打成粉碎,只有一縷微弱的真靈勉強漂浮在林逍的面前。一直站在旁邊觀戰的風子看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姜自在的殘魂身上,他當即探出手將姜自在的本命神器金色貝母一把收入了袖子里。

    只聽得風子‘嘰哩咕嚕’的抱怨道:“有老婆的人了,出個公差可不能忘了老婆,這件物事倒也華麗,拿去哄老婆正好不過!”

    他收了金色貝母倒也無妨,姜自在本來就宛如風中殘燭的真靈頓時又受到了當頭重擊差點當場熄滅。

    沈小白、藥兒、青鋤已經幫林遙重鑄了身體,林遙怪笑著揮動起化血神刀飛到了姜自在的殘魂前。

    林逍兄弟倆望著奄奄一息的姜自在,手上神器同時舉起。

    姜自在突然怪聲笑道:“林逍,林遙,你們兩個雜種的確有種!追殺本尊這么多年,最終還是讓你們得了手!”話鋒一轉,姜自在狂笑道:“可是你們能奈我何?本尊在周天世界中還有無數的分神分靈,本尊這條分靈覆滅了,其他分靈依舊存在,你們想要報仇?這輩子都休想!”

    林遙的手抖了抖,他呆呆的看著林逍道:“老二,化淼神主在周天世界中的分靈可真不知道有多少!殺了姜自在,就算真正的復仇了么?”

    林逍沉默了一陣,他慢慢的將翻天印等神器都收入體內,他慢慢的從夏頡贈送他的大批法器中挑選出了一根中指長短的黑色骨刺。

    骨刺一出,億萬陰魂的尖嚎聲響徹天地,這尖嚎聲對于靈魂、靈體有著極強的殺傷力,就連有佛門功法護體的沈小白和有開天神蓮保護的藥兒都不由得皺起眉頭朝后急退,姜自在的臉色更是一陣慘白,他本能的察覺到這根骨刺上攜帶的無邊邪氣和驚人的殺機,他驚恐的嚎叫道:“這是什么?這是什么東西?”

    一旁的風子喃喃自語道:“這是什么?嘿,上古巫族幽巫殿秘傳巫器,專傷一應靈體。巫族秘法最是狠毒猛厲,哪怕你分靈散布周天世界,這巫咒一出,依舊是尋蹤覓跡追殺而來,你完蛋啦~”

    林逍詫異的看了風子一眼,他點頭笑道:“你也知道上古巫族?”

    風子撇了撇嘴搖頭道:“確切的說起來,你還算我半個師弟呢,唉~那老不死的!”

    林逍呆了呆,他朝風子點頭笑了笑,隨后咬破舌尖將一點心血噴在了骨刺上。骨刺上當即有數個小小的扭曲文字閃了閃,林逍猛的將骨刺捅進了姜自在的殘魂。只聽得億萬鬼魔同時嚎哭,骨刺上突然噴出了一道道陰風沖向了四方虛空。

    周天世界中無數化淼神主分化出的分身、分靈同時一愣,不管他們修為多高他們的真靈同時被一股突如其來的陰風吹散。

    魂飛魄散,姜自在徹底湮滅于天地之間。

    林遙輕吁了一口氣,他隨手將化血神刀收入體內,扭頭看向了破破爛爛正在自我修復的天罰佛輪。

    林逍也輕吁了一口氣,他突然覺得心頭一陣輕松,好似有一道明光照徹了他的身體內外,心里是說不出的舒服受用。

    藥兒諸女微笑著站在林逍身邊,哪怕是平日里最吵鬧的敖雪,此刻也安靜賢淑宛如大家閨秀。

    風子靜靜的看著林逍,過了好一陣他才笑道:“恭喜大仇得報!嘿,也恭喜你算是給神界解除了一次大麻煩,起碼在未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內,神界不會再出現至神級的人物了。那些幸運存活的三五神人想要繼續興風作浪,卻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林逍聳聳肩膀,他滿不在乎的說道:“這和我有什么關系?神界~若是可以,我根本不想來神界。”

    “呃~那,有沒有興趣找份工作?”風子熱絡的拍打著林逍的肩膀笑道:“按照源星比較流行的話來說,這算是正式公務員編制,后臺算是周天世界最硬的后臺,福利優厚,待遇從優,而且基本上只需要享受福利不需要履行任何義務,風險性極小,你覺得這份工怎么樣?”

    歪著脖子斜睨了風子一眼,林逍淡笑道:“就是你如今做的那份工?巡視周天世界,卻不能隨意插手的工作?”

    風子邪笑道:“這份工作不錯,巡視周天,可以看盡天下美女~”

    林遙旋風一樣沖到了風子身邊,他指著自己的鼻子笑道:“我家老二估計是沒有興趣的,算上我行不行?”

    風子瞪了林遙一眼,尋思了一陣,他苦笑道:“算上你一個吧!有了二十四諸天七寶舍利佛塔,你們可以自如出入神界,別人也就罷了,若是放任你這家伙隨意在周天世界游蕩,還不知道生出什么是非來!唉,招安了你,這天下樂得太平哪!”

    林遙不快的吒呼道:“這是什么話?我林大少宛如白雪一樣的人品,怎會如此不堪?”

    林逍則是揮手道:“罷了,罷了,你這份工我沒有興趣!”

    挽起藥兒的手,拉著沈小白諸女,林逍淡淡的說道:“我現在只想去源星,以后太太平平的過日子!”

    風子大聲叫嚷道:“不可能!你如今的實力也算是入了太乙散數,已經是太乙仙人,有了這樣的實力,你還想太太平平過日子?”他叫嚷道:“兄弟,你不會真的學那些人一樣,老老實實的成親生子過日子吧?我告訴你,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你別這么急著去送死啊?”

    林遙張開嘴想要配合著風子說點什么,但是眼看到藥兒、沈小白等丫頭黑漆漆的面孔,林遙當即明智的閉上了嘴。

    只有風子還在絮絮叨叨的勸說林逍,他以自身為例想要證明婚姻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任憑你多溫柔多可愛多賢惠的女子一旦成親后都將演化為天龍八部中的某一部的存在――那一部叫做夜叉部!而且他以自己的慘痛經歷告訴林逍,所有溫柔善良可愛美麗的女人內心中都隱藏著一頭猛獸――那頭猛獸叫做老虎!

    但是任憑風子如何勸說,林逍卻是已經打定了主意。

    他笑吟吟的問風子:“自從我離開了源星,源星的時間過去了多久?”

    風子張了張嘴,過了許久他才苦笑道:“真的決定了?”

    林逍點頭道:“真決定了!”

    風子聳聳肩膀無可奈何的說道:“那么,你快點回去源星,那里的時間大概才過去了十年不到!你的那些朋友,應該還在!”

    也不問風子為什么知道自己在源星上還有朋友,林逍朝風子點了點頭,隨后就帶著藥兒、沈小白、瑤瓔、敖雪、青鋤一行人施施然走入了二十四諸天七寶舍利佛塔。

    一聲隱隱雷鳴響起,佛塔自神界消失。

    風子望著佛塔消失的方向輕嘆道:“這種性格,真讓人無奈啊~這林逍的性格哪~”

    林遙用力的抓住了風子的胳膊:“前輩,這里不是還有我么?我家老二的性格就是那樣~”

    聳聳肩膀,風子嘆道:“不過,他總算是心愿得償,這是好事,是不是?”

    林遙也聳了聳肩膀:“是,總算是好事吧,起碼沒什么遺憾!”

    一聲輕柔的呵斥聲遙遙的自天邊傳來:“呂風~你又跑去哪里了?快給我滾回來!”

    風子的身體猛的哆嗦了一下,他倉皇失措的抓起林遙身體一閃就消失在了一片絢爛的光影中!

    “老婆,我這就回來~~~”

猜你喜歡
体彩6十奖池余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