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烈心無異,堅剛志更清。豪氣貫長虹,成敗復誰論!/
  ------高寵手語。/
  也或狂喜,也或狷狂,高寵是怎樣的一個人?沒有人知道,即使是奮筆疾書的作者也不能完全的描述出來。/
  在獲得自由的那一刻起,年少的高寵如同一片紛飛飄落的葉子,時爾被命運的狂風吹落,時爾又被推到時世的風口浪尖。/
  神亭嶺上,當高寵擰矟刺向孫策的那一刻,他不新三國策" />
三六軟件園:只推薦前10名的精品好軟件!
軟件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小說 > 歷史軍事 > 新三國策

新三國策

新三國策
類型: 歷史軍事 作者: 晶晶亮 主角:
標簽:
更新: 2018-05-15 00:00:00
為您推薦:

《新三國策》劇情簡介

/    生死無二志,丈夫何壯哉!腹內藏經史,胸中隱甲兵。/
  真烈心無異,堅剛志更清。豪氣貫長虹,成敗復誰論!/
  ------高寵手語。/
  也或狂喜,也或狷狂,高寵是怎樣的一個人?沒有人知道,即使是奮筆疾書的作者也不能完全的描述出來。/
  在獲得自由的那一刻起,年少的高寵如同一片紛飛飄落的葉子,時爾被命運的狂風吹落,時爾又被推到時世的風口浪尖。/
  神亭嶺上,當高寵擰矟刺向孫策的那一刻,他不
《新三國策》在線免費下載

《新三國策》精彩章節

    第二百三十五章 赤壁(終章)

    遇上‘虎癡’許褚,丁奉占不到一點的上風。

    見到敵人迫近,許褚臉上殺氣大盛,凌厲的刀光飛旋過來,一下子將丁奉的戰刀砰然擊飛,這一式硬接過后,丁奉虎口俱裂,心神大震的他知是遇上了勁敵,忙用力向右側扭去,剛剛轉身就覺得肩頭一涼,一道血痕瞬息綻開。

    “將軍小心!”后面的錦帆軍卒齊聲驚呼。

    經受過這一下重擊之后,丁奉勉強忍住襲來的陣陣眩暈,但他出刀的力度已經不成章法。

    “快救下將軍!”瞧出端睨的錦帆軍將士一擁而上,試圖以多取勝。

    面對撲上來的錦帆軍卒,早就羨慕曹洪風光痛快的許褚挺刀殺入亂軍之中,奔在最前的一名錦帆士卒不知許褚厲害迎上,未等出手即被許褚強有力的沖勁撞出老遠,見許褚厲害,六名士兵攢動鐵矛對準齊刺,許褚怒吼一聲閃身避開右邊的兵刃,左手持刀一撥,鋒尖立即劃開三名士兵的咽喉,同時右邊的三個持矛手也被其余的曹兵砍翻。

    嗜血之后的許褚更加的瘋狂,在他的大砍大殺下,沒有人能走上三合而不敗。

    “什么江東精銳,什么無敵之師,在許某眼中盡是一群窩囊廢——!”許褚揚刀傲然大笑。

    夕陽西落,蒼白無力的陽光映照在江陵護城河兩岸,那里有無數失去生命的士兵靜靜的躺在那里,今天的日照是他們在塵世上享受的最后光熱。

    城中依稀傳來零星的撕殺聲,大漢丞相曹操在虎豹騎的促擁下,緩緩靠近江陵城門,當勝利唾手來臨時,曹操臉上卻沒有一絲的喜悅。

    城墻上,殷紅的血跡斑斑駁駁,地面上是四處散落的箭石滾木,還有十幾架破損的云梯斜倚城壁,一桿只剩下半個曹字的玄黑旌旗躺在尸體中間,已經殘破不堪,環視周圍到處是俯倒有如山的尸體,看這些尸體的甲衣雖然夾雜著點點的青色,但絕大多數卻是褐色,這一種褐色的甲衣正是曹軍中普通士卒穿戴的服飾。

    “丞相,我們勝利了,還是快些進城吧!”參謀張范一臉討好的恭敬說道。

    曹操的目光注視著不遠處幾個忙碌的身影,那是一隊老弱士卒正在整理戰場,先是清點死亡人數,然后將他們埋葬,同時收攏云梯,并將弩箭拾起裝入箭壺。

    “是嗎?待安然度過今晚之后,再說這句話吧!”曹操臉上雖然帶著微笑,雙眸中卻流露出凝重之色,這樣的勝利只能算是慘勝,僅從看到的傷亡的數字估算,他也能猜想到戰況的慘烈,而更令曹操擔心的是,周瑜的主力并沒有被消滅,反撲隨時隨地可能到來。

    可以預見,今天晚上必定極不平靜。

    對于曹軍來說,只要堅守到第二天清晨,就可以完全擁有屯積在城中的輜重物資,讓疲憊的士卒重拾信心,而更重要的是曹操獲得了一個可以扭轉被動局面的據點。

    東可與烏林大營呼應,西可上溯巴蜀,南可與五溪蠻連氣同枝,江陵重要的戰略地位值得曹操冒險

    曹操清楚這一點,周瑜當然也清楚。

    已失了先機的他沒有放棄,一場大規模的反攻就在日落之后開始——

    經過半個時辰的較量,許褚成功的將丁奉逼退到了城墻腳下,只要再使一把勁奪過南城水門,這一座江陵城就完全的屬于曹操了。

    事關全局死活,丁奉一軍雖然傷亡慘重,但猶死戰不退。

    正月初七,這個日子注定會讓所有的江東子弟銘記,霧鎖長江,幾縷淡淡的白光很勉強的穿過霧氣,灑落到猶帶著些許濕氣的地上,讓人覺得分外陰冷。

    這樣的感覺并不是一個好兆頭,經過了數日的干冷之后,老天終于開始變了臉。

    日過午時,一陣低沉的悶響從江水間傳來,天邊不知從何處涌來的云朵遮住本就暗淡的日頭,風向倏變,一直以來肆虐荊襄大地的北風停歇了,取而代之的是從南方吹來的海洋信風。

    東南風宛如一個姍姍來遲的佳人,在全體江東將士僥首以盼多日后終于出現,這一改變讓一直處于逆風受攻情形的江東士卒獲得了喘息和反攻的機會。眾所周知,在順風狀態射出的箭矢比逆風時更遠更有力量,不僅如此,風火一體,火攻原本受制于風向不能發揮什么作用,現在則不同了。

    江陵南城,東南風到來的好消息讓一直登陸不暢的甘寧、黃忠、徐盛諸軍悉數上岸,他們分別率領主力迅捷逼近了戰圈。

    “鼓吹何以不作——!”甘寧洪雷般的聲音掠過肅殺的蒼穹,伴之而起的是零落的鼓點,隨之越來越密,使得城墻下的地面為之震顫。

    “甘都督來了!”丁奉驚喜交加。

    殺意正濃的許褚聽得丁奉呼喊,在戰圈中大叫:“太史慈已被某家擊殺,換作甘興霸又如何,我許褚一樣不懼!”

    許褚這一聲話音剛落,猛覺一股強大的殺氣逼來!然后他就看到了一道劈雷閃電,這是甘寧狂暴無羈的月牙戟發出的烏光,閃電過處,血光沖天而起。

    “轟!”刀戟相逢,立即交擊出震天的巨響!

    這沒有取巧與花哨的一個照面,讓許褚的胸襟上滿是鮮血,而甘寧的嘴角亦同樣是一片紅色。

    “汝殺子義,我誓取汝頭!”甘寧大喝一聲,臉上沒有半分懼色,他揮戟再度撲上。

    這時,許褚胸口也被狂烈的戰意充斥,只有甘寧這樣的對手才配得上出手,當月牙戟刺來時,許褚不退反進,他雙手合握長刀,從城階上一躍而起,當空劈下!

    “鏘——!”承受住許褚人刀合一的全力一擊,甘寧的身軀搖搖欲墜,他的內腑有生以來第一次遭受到了重創。

    “虎癡果然英豪!”甘寧一邊輕咳,一邊大笑著,適才許褚這一刀的鋒芒自上而下撩過他的胸口,劃出一道長長的刺痕,鮮血正‘嘩嘩’的流淌而出。

    許褚焦紅的臉上泛起一陣紫黑,他搖晃著緩緩坐倒于地,大叫道:“好,好極了,今生能與江東甘興霸一戰,我許仲康知足了!”

    這一聲喝罷,幾蓬熱血從許褚的口中急噴而出,頓時將胸襟染成一片通紅,隨即許褚圓瞪雙目盯著甘寧再不言語。

    這一場比拼過后,甘寧固然重傷倒地,許褚也同樣沒有幸免,他只是借著以刀柱地的勁道,強自保持身軀站立著。

    而待他身后的部曲圍上來救援,才驚駭的發現許褚已氣絕身亡了。

    這是一場殘酷之極的惡戰!

    這一番比拼,一死一傷。

    先前與太史慈一戰許褚雖然取得了勝利,但太史慈的戰力畢竟也非同尋常,許褚的內腑同樣受了不輕的傷,只不過在他強力壓制下暫時無礙行動罷了,如今遇上勁敵甘寧,兩人這一番全力硬拼,終于牽動許褚的傷勢,若許褚在第一下硬接之后撤退,尚能保全性命,可偏偏他又不肯服輸,這樣一來待喉間熱血奔涌時,一切都已無法改變了。

    在許褚身后的部曲見許褚撒手人寰,紛紛被突如其來的巨變一下子驚呆了,隨即俱大聲痛哭狂呼不止,這些親卒大部是追隨許褚自老家汝南塢堡參軍的,一起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了,感情之深自不待言,在他們的心中,一直都以為許褚的武藝無敵天下,沒有人能單挑勝過,所以,這一次許褚倏然遭遇不測,讓他的部曲心理上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可是,無論他們怎么痛哭,許褚都不會醒過來了。

    “兄弟們,沖上去殺了那穿錦袍的,給堡主報仇!”報仇——,這兩個字在你死我活的戰場上說來,根本沒有多大的意義。

    在越來越多的敵人面前,單個的血性與驍勇無法改變整個戰局,甘寧與許褚的撕殺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這一場殘酷的比拼為整個夜晚標注上了最醒目的符號,而隨著戰場的不斷沿伸擴展,雙方投入戰場的兵力也越來越多,糾纏于江陵城的這兩支軍隊到了日暮時分終于分出了高下。

    “可嘆呀,可惜!操雖有心殺敵,卻無力回天!”在獲悉了烏林大營失守的消息后,曹操長嘆一聲,黯然下令全線撤退。

    說是撤退,其實就是潰敗。

    高寵奪取烏林大營的消息很快就象長了翅膀一樣傳遍軍中,恐慌的情緒迅速蔓延,就算是再勇敢的將士這個時候也無心戀戰了!

    向北逃跑——,每一個曹兵心中都不約而同的涌起這一個念頭。

    現在,他們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在虎豹騎的緊密護衛下,曹操沿著江陵與襄陽的驛道一路北撤,現在他唯一感到慶幸的是騎馬的速度比舟楫快,即便這樣,在北撤途中曹軍還是遭到了黃蓋、蔣欽、凌統等江東兵馬的襲擊,幸好有曹洪、曹休、曹純等將領的拼死沖殺,才這能使得曹操不至于落魄到被高寵圍殲的地步。

    不過其它的曹兵可就沒這么幸運了,攻打江陵的五萬曹兵中,戰死約一萬五千余人,被圍殲的步卒足有三萬余眾,逃得快的抵達襄陽的僅有虎豹騎約五千余人。從江陵至襄陽這一路三百余里的驛道成了曹兵伏尸的地方,而就在一個月前,他們還曾高舉著屠刀,在馬背上懸掛著一個個首級,耀武揚威的南下。

    老天就象開了一個玩笑一樣。

    惶惶如喪家之犬,用這樣的形容詞來描繪曹軍的潰敗再是貼切不過,烏林大營失守,江陵得而復失,連遭失敗的曹操再一次病倒了!

    守住襄陽——,成了他眼下最現實的一個目標。雖然損失了徐晃、許褚等多名大將,但曹操手中還有五萬人馬,更重要的是虎豹騎基本完整,在襄宜平原地帶作戰,騎兵的優良機動性讓曹軍可以彌補大敗后低落的士氣和兵力上的不足。

    “希望能有好的運氣。”臥倒在馬車里,傾聽著車輪滾動的聲音,平素不相信神仙的曹操也在暗暗禱告蒼天。

    可是運氣,運氣從來不會光顧沒有準備的人。

    贏得決定性勝利的高寵也不會給曹操喘息的機會,不僅僅在襄宜中線戰場,在東線的徐豫、西線的關中,高寵的反擊全面展開。

    在壽春以此,張遼率領著重新組建的雁北騎不時小股深入到徐豫腹地,缺兵少將的樂進和司馬懿雖然勉力補防,但也只能疲于奔命。而在關中的長安城,鐘繇和賈詡就算有萬般計謀,也無法奈何城外數萬西涼精騎的圍困。

    長安成了一座孤城!

    等待它的命運只有一個——投降。

    同時,就在高寵與曹操在長江邊殺得難解難分之時,子午谷,在這條漢中通向長安的要道上,一彪人馬正宛延穿行,正月的時候雖過了深冬,卻依然寒意料峭,荒野少有生機。

    土黃色的山嶺、藍色的天空,襯著這支軍隊的藏青色的旗號!

    “夏都督——陸!”這是陸遜的部隊。

    兵出子午、奇襲長安,這個大膽的計劃一下子打破了雍州對峙膠著的戰局,鐘繇和賈詡苦苦支撐了近半年的守勢在潼關被陸遜占領之后,徹底崩潰!

    城困被圍,兵臨絕境,鐘繇、賈詡、張郃在商議再三之后,只好選擇出城投降!

    漢建安十二年二月的第一天,當大漢丞相曹操終于突破高寵諸軍的追殺來到襄陽城外時,迎接他的不是長長的歡迎隊伍,而是新任襄陽太守陳群帶來的一個惡耗。

    “丞相,長安——,長安失守了!”腳步聲響,車外傳來陳群顫抖的聲音,他急急從襄陽一路迎來,剛一見到曹操就驚惶失措的稟告道。

    長安失守,這個消息對于曹操猶如睛天劈雷,失去長安不僅僅是關系雍州一地的得失,更重要的是通往中原的門戶被打開了,曹操甚至立即能想象到無數的西涼騎兵揮動的馬刀,呼嘯著穿過沒有防御的城池和村鎮。

    “痛殺我也——!”曹操使勁按住敷在頭上的濕巾,強烈的痛楚讓他幾乎昏死過去。

    “主公,主公保重!”陳群及一干將領見曹操面色慘白,連忙上前勸慰道。

    “高寵小兒,我曹操輸了!”又一陣劇痛襲來,已經五十有六的曹操頹然長嘆,一對精光閃動的鷹眼黯然失色。

    江水滔滔,后浪交疊前浪;

    天下爭霸,自古英雄輩出。

    屬于曹操的一段故事行將結束,接替他書寫青史的,乃是一個叫‘高寵’的江東子弟。

    附后:

    新夏朝統一年表:

    新夏三年二月二十一日,曹操在回歸許都途中,急怒交加,固疾發作,終不治身亡。

    新夏三年三月春,陸遜、趙云、馬超在取得長安大捷之后,合兵一處揮師東進,隨后在中牟一帶與潰敗到此的曹洪、曹純等部遭遇,一戰斬敵過千,曹洪亦兵敗被殺。

    新夏三年四月,高寵親率大軍北進,一路所向披靡,司隸、并州、兗州、豫州各地郡吏紛紛投降,曹操苦心經營了十余年的基業在傾刻間土崩瓦解。

    新夏三年五月十八日,鎮守最后一個城池——下邳城的軍師司馬懿被叛變的軍士殺死,漢王朝的旗幟由此全部落下。

    一個新的王朝隨即開始——。

    等待他的不知又是怎樣一個輪回!

猜你喜歡
体彩6十奖池余额